当前位置:正文

不能让“网戒学校”的悲剧再次上演

admin | 2019-03-04 10:21 浏览数:

而“有病乱投医”的家长更可恨,家长无能力教育好孩子,就迷恋“棍棒教育”,让孩子到网戒学校“矫正”。不客气地讲,有的网戒学校利欲熏心,而家长无疑成了变相“帮凶”。的确,到“网戒学校”接受培训后的孩子,过后大都变得“老实听话”甚至“孝顺”了,殊不知,那是以孩子身心被摧残为代价换来的。被“网戒学校”残害至死的孩子,李敖不是第一个,类似悲剧以前就曾发生过。暂不说何为“网瘾”,国家权威机构尚未给出明确说法,就算孩子有网瘾,也不能轻易相信这样的学校。

据媒体近日报道,家住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的母亲刘丽(化名)提到刚刚过完的春节,打不起精神。2017年8月3日,他的小儿子李傲因为“常泡网吧”,被送到“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训学校”“戒网瘾”,两天后死亡。经调查发现,李傲死前曾遭“戒网瘾”学校教官“关禁闭”。其间,他们铐住了李傲的双手,不让他休息,限制他进食、饮水并殴打他。

然而,青少年到了那里,都不程度遭受了近似“非人”的对待。限食、体罚、辱骂、羞辱、殴打、电击,简直成了“矫正”网瘾中的家常便饭。

当前,网戒机构鱼龙混杂,不少都是打着“网戒”的名义,实则只为了赚钱,哪怕是有资质的,也必须特别谨慎。2013年,文化部、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、工商总局等就印发了《未成年人网络游戏成瘾综合防治工程工作方案》。可时至今日,也没有解决“方案”中要求的“杜绝违法执业和超范围执业”的问题。这说明,对含有“网戒”内容的学校或机构应加大监管力度,必须重视起来。

刘天放

与此同时,家长切莫再犯糊涂,让孩子再遭受“网戒学校”的摧残。李敖的妈妈刘丽称他们一家得到了“血的教训”,那么其他家长呢?更值得追问的是:能置人于死地的“网戒学校”还有多少?绝不能让李敖的悲剧再次上演。  (作者系时评人)

虽然涉事学校负责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,获刑16年,余下4名教官分别获刑1年至8年6个月不等的刑期。但就像李傲的母亲刘丽所言:“我们一家得到了血的教训,很后悔。”然而需要反思的不仅仅是刘丽。

事实上,像“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训学校”这样的“网戒学校”,在全国还有,而且都以体罚、囚禁、殴打等恶名在外,都曾大量招收有网瘾、自闭、抑郁、亲情淡漠、逆反社会等行为问题与心理问题的学生。

该案的案情很清晰,李敖喜欢上网,而且网瘾很大,无论父母采取什么样的办法都无济于事,于是就在网上查找到这家学校,名为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训学校。可这家学校却租赁庐江县白山镇新港村新农小学的校舍,并以“合肥正能青少年特训学校”的名义对外招生。该校对外宣称可以通过隔离封闭式的成长辅导,戒除青少年的网瘾,解决厌学、叛逆等成长问题,但实则采取限制体位、进食、饮水,并对来此的青少年以殴打方式戒网瘾。李敖就是这么活生生被折磨致死的。

责任编辑:王硕

Powered by 快播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